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消防 >> 新闻中心 >>

消防战士忆"8.25"重大火灾事故救援

2018-08-27  来源:东北网  栏目编辑:吕博

水枪用作探路棒凉水瞬间变蒸汽

消防战士忆“8.25”重大火灾事故救援:“不会因为受了点伤就放弃”

  东北网8月26日讯(记者姜辉 周秘)26日18时,细雨悄悄掠过哈尔滨市第五医院,裹着厚厚绷带的刘湖波趴在病床上忍着背上烧伤传来的疼痛,正扭头一点点将妻子送到嘴边的橘子咽了下去。此时,距“8.25”重大火灾事故救援已经过去30多个小时了,刘湖波的身上,似乎仍弥漫着一股焦糊味儿;他的心,也一直惦念着那曾充满烈焰浓烟的救援现场。

  “自13年前加入消防队伍,我始终坚守在战斗一线,大大小小的火灾救援参加了近百次”。31岁的刘湖波是哈尔滨市公安消防支队松北区大队太阳岛中队战斗班班长,25日凌晨4时许,睡熟中的他听到警铃,立即跳了起来,“当时脑袋还有点迷糊,但长期训练的习惯让我立即穿衣、上车,不到1分钟,车就开出了中队大门”。

刘湖波在医院接受治疗。东北网记者 周秘 摄

  “我们中队20多人第一个到达火灾现场,当时火势迅猛发展,并向四周蔓延,现场情况极其危急。根据知情人描述,酒店内有大量人员被困”。按照作战命令,刘湖波和队友梁净维立即携带水枪、水带等灭火器材以及全套个人防护装备,在起火层3楼架设起水枪控制和阻截蔓延的火势,为搜救小组搜救提供掩护。

  “里面浓烟滚滚,能见度不超过一米,我和净维不停向天棚、地面以及四周打水,酒店里面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估计是建筑材料过火后不断掉落造成的。我们俩一边用水枪探路,一边侦查火情,防止建筑物垮塌并实时用对讲机向指挥员汇报情况”。

  “外部温度越来越高,水从水枪里喷出去转瞬间就化成了蒸汽”。刘湖波告诉记者,进入火场20分钟左右,火势猛烈燃烧,浓烟和高温急剧上升,为了给其他战友疏散被困人员争取时间,他和队友梁净维坚守阵地,直到指挥员命令撤退。

护士为粱净维脸部伤口上药。东北网记者 周秘 摄

  刘湖波的妻子于红是25日早晨得知丈夫受伤的。“我当时正在加班,接到电话后心里突突个不停,浑身都没劲儿了,硬挺着赶到了医院”。9年前,于红与丈夫相识并相恋。2015年两人步入婚姻殿堂。“刚处对象的时候,他就告诉我喜欢消防员的职业,因为‘逆火而行’虽然危险,但能救助受困的群众”。于红告诉记者,这些年来刘湖波没少让她担心。“汶川地震的时候,一去10多天音信全无,我晚上不敢睡觉,就怕错过他的报安电话。但既然他喜欢消防职业,我会一直支持他”。

  “在火场救援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哪里疼,撤出后才觉得背部、面部有强烈的刺痛感。掀开衣服,发现脸、脖子、后背均被烧伤、烫伤。而湖波的背部也被烧伤烫伤了,比我的还严重。”24岁的梁净维是刘湖波的水枪副手,火场里一直站在刘湖波的身后。

  在此次火灾救援中,道里区大队爱建中队的3名消防队员也受了伤,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在与记者对话的过程中,护士来到病房换药。轻微转动手臂,传来一阵锥心剧痛,刘湖波咬紧牙坚持着。

  “后不后怕?以后会不会改行?”面对提问,梁净维一脸坚定,“没啥后怕的,当时的想法就是酒店里还有那么多受困群众等着我们,救人要紧。全天下的消防员都一样,肯定不会因为受了一点伤就放弃的。既然选择了,就不后悔。我们安心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归队。”

  据医院医生介绍,刘湖波全身7%被烧伤烫伤,最严重的部位是背部,脸上也有一道10余厘米的伤痕,需住院治疗1个月。梁净维伤情相对较轻,需住院治疗2周左右。

分享到: